网站首页 | 历史上的今天 | 精彩文摘 | 历史事件 | 历史人物 | 图说历史 | 节日大全
 当前位置: 非常日报 >> 历史档案 >> 大事记正文
1993年2月26日 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发生爆炸案
非常日报 http://www.verydaily.com 2021年2月26日
    28年前的今天,1993年2月26日中午, 纽约世贸中心大楼突然发生剧烈爆炸,造成5人死亡,700多人受伤,被称为“纽约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大悲剧”。

  1993年2月26日,中午,一天中最忙的时候,世贸中心整个大楼里办公和游览的人达到十万之众。办公的人们忙忙碌碌,参观的游人兴致高昂。谁也没有料到,一场大灾难就暗含在歌舞升平之中。

  12点18分,世贸中心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咚”的一声巨响,大楼开始摇摇晃晃。人们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周围已是一片漆黑……

  惊恐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很多人被困在电梯里绝望地呼救,还有一些人准备徒步走下高达400米的高楼,然而滚滚的浓烟熏得他们根本无法前行,于是转而逃到顶层平台,等候救援。

  爆炸发生在大楼底下二层的停车场,炸弹炸出了一个长60米、宽30米的大坑,整个地下层都被炸穿了。汽车被炸毁,混凝土碎片飞得遍地都是,巨大的冲击波切断了大楼的动力系统,电话中断,电梯停驶,大楼内多处起火,浓烟一直冒到400多米的顶层。

  联邦调查局紧急行动,一次规模空前的调查活动迅速展开。此次行动足以令联邦调查局此前的任何一次行动都黯然失色。局长塞欣斯亲自坐镇,在华盛顿成立了指挥中心,并向全国发出了标志着最高行动状态的“红色密码”,要求各地协同提供线索,并向纽约增加警力。纽约警方在爆炸发生后的24小时内竟连接接到19个电话,均声称对此事负责。接电话的警察不敢怠慢,每一个电话都进行了录音,并逐字逐句进行处理,指望从中发现一丝蛛丝马迹,或者从中找出真凶。结果却是让人失望的。

  同时,电脑专家、心理学家、爆破专家也紧急行动起来,协助破案。

  FBI重点怀疑的第一个对象是前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塞尔维亚人同美国有着“深仇大恨”。美国在前南斯拉夫的冲突中偏袒克罗地亚和波黑穆斯林,激起了塞族公愤。南斯拉夫激进党领导人塞塞约就曾对美国发出多次威胁,布什总统也把塞塞约列为“战争罪犯”。塞塞约曾多次表示要复仇。塞族军事指挥官姆拉迪奇曾扬言要把战争引到美国去。想和美国人打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派出一些恐怖分子制造混乱却是完全有可能的。第一个打进电话声称对爆炸负责的就是一个自称为“塞尔维亚解放阵线”的人。不过,这一说法立即遭到塞裔美国人组织的反驳。该组织的发言人称:“随便哪个傻瓜都可以拿起电话声称对此事负责。”塞族人真的会这么傻,故意引火上身吗?

  伊拉克人是FBI怀疑的第二个对象。当时正是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两周年之际。早在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就扬言要对美国采取恐怖行动,但事后证明是一场虚惊。这一次,萨达姆会不会来真格的呢?3月2日,《纽约时报》收到一封署名为“解放军第五连”的信件,这封信使FBI觉得恐怖分子可能来自中东,因为信中扬言,除非美国答应他们的要求,包括终止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不干涉中东国家的内部事务,否则,他们就要对美国的军用和民用设施继续进行攻击,连核设施也不能幸免。

  FBI很快找到了证据。现场清理的结果表明,爆炸发生在地下第二层停车场,面积达1800平方米。专家认为,普通炸弹没有如此大的威力,恐怖分子极可能使用了一种名为塞姆泰克斯的高能炸药。这种炸药体积虽小,但杀伤力极大,便于携带。况且世界贸易中心被炸出这么大的一个坑,炸弹量必定不菲,至少有500磅以上。如此数量的炸弹,恐怖分子要将其带入美国,恐怕并非易事,所以他们很有可能是就地取材。五角大楼的武器库中就有一种性能与塞姆泰克斯极为相似的产品,难道炸药就是恐怖分子从美军的武器库中偷出来的吗?

  现场找到的几盘录像带显示,有一辆福特牌汽车从车库中急驶而出。FBI探员立刻注意到了这点,他们推测,这辆小车可能就是装了巨量炸药进入世贸中心的那辆小车。作案者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FBI探员还在现场清理出一块扭曲的黄色铜牌和十几片碎片。经鉴定,那块铜牌是一辆福特货车的残片,号码为XA70668。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探员们很快查明这辆福特车属于赖特卡车出租公司,该公司就位于与纽约州仅一河之隔的新泽西市的肯尼迪大道上。赖特公司承认这辆汽车确实是它的,但已在一周前租给了一个名叫穆罕默德·萨拉马的男子,而且,萨拉马还三番五次来公司纠缠,说他的汽车被盗,要求退还他的400美元押金。FBI在得知这一情报后立即设下圈套,等待萨拉马再次前来索款。3月4日,萨拉马果然打来电话,这次,赖特公司职员没有拒绝他的要求。伪装成公司职员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电话中告诉他,虽然没有警方的证明,但他仍然可以取回一半押金,他可以随时来取。萨拉马不知其中有诈,兴冲冲地赶到赖特公司,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有意与他周旋,询问了一些有关丢车的情况。萨拉马一心只想取回押金,遂有问必答。在他取钱后正准备离开之时,一群FBI特工截住了他。

  联邦调查局的档案显示,穆罕默德·萨拉马原籍约旦,1967年出生于约旦河西岸,1987年合法移民美国,一直居住在新泽西州泽西城。萨拉马常去泽西一所由激进的原教旨主义教长奥马尔·阿卜杜拉·拉赫曼传教的清真寺做礼拜,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他是一位狂热的伊斯兰教徒。随后,联邦调查局对他的住所进行了搜查,结果,警犬在他的房间中嗅到了强烈的炸药气味,但特工们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找到炸药,只找到了一些与制造炸弹有关的材料,如天线、电路图、接线说明书。这些证据并不能证明萨拉马就是爆炸案的直接作案者,但是,他的重大嫌疑却不能被排除。如果爆炸真的与萨拉马有关,他应该不至于为了区区几百美元的押金而动如此大的干戈吧。那么,萨拉马的背后必定有一条大鱼。

  联邦调查局围绕萨拉马进行了周密的调查,凡是与萨拉马有接触的人都脱不了干系。

  在爆炸案发生的前一天,有人发现萨拉马与其他几个人一起进入了泽西市的一间仓库,并向一个名叫尼达尔·阿亚德的人打过电话。联邦调查局对那个仓库进行了突击检查,他们在仓库里发现了几包尿素、十多瓶硫酸,还有一些烧瓶、试管和引信。这些东西已经足以制成炸弹了。根据萨拉马提供的线索,联邦调查局找到了阿亚德。阿亚德原是一名有巴勒斯坦血统的科威特人,但现在已移居美国,成为了美国公民,并在来美后取得了化学工程学位。联邦调查局认为他的专业知识已经足以制造一枚炸弹了。他和萨拉马关系密切,在萨拉马租车后,他也开着一辆红色的汽车与其同行。

  3月10日,联邦调查局直奔阿亚德的寓所,从被窝中请出了阿亚德,并对他的住所进行了搜查,结果在他的个人电脑里发现了一封信,信中他对第一次行动表示不满,并准备再次行动,炸毁世界贸易中心大楼。他在信中说:“很不幸,这次我们的计算不精确,不过我们可以保证,下一次行动将非常精确。除非我们的行动成功,否则世界贸易中心将始终是我们在美国的目标。”信末还附有“解放军第五连”的签名。联邦调查局将此信与《纽约时报》接到的信件相比,发现两者有相似之处。再对《纽约时报》那封信的信封和信纸进行化验检查,结果发现,这封信就是阿亚德所写。“真凶”终于露面了。

  联邦调查局调查发现,阿亚德和萨拉马制造炸弹所需要的钱,都是由一个外国组织资助的。几个月来,至少有8000美元从欧洲汇到阿亚德和萨拉马的帐户里,使用这笔经费的,除了萨拉马和阿亚德外,还有4个人,结果就引出了穆罕默德·阿布哈里马。

  阿布哈里马原籍埃及,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萨达特总统遇刺后,埃及政府开始镇压穆斯林兄弟会,阿布哈里马眼看就要落入法网,因此,他悄悄地飞到德国慕尼黑,那里有一个伊斯兰中心,他就在那里住下来了。他向德国政府申请政治避难,但申请被驳回。德国政府的理由是,如果阿布哈里马真如他所声称的那样,没有从事过任何非法活动,那他就没有必要害怕埃及政府。因此,德国政府勒令他两周内离开德国。走投无路之际,阿布哈里马认识了一位34岁的老姑娘索卡。索卡感情上受过挫折,阿布哈里马就向他发动了进攻,两人很快就结了婚。这样,阿布哈里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德国了。不过,两人之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按照《古兰经》的圣讯,一个男子得有4个妻子,于是,他又娶了一位叫玛丽娜的女子,并建议索卡和他们两人一起居住,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两人吵翻后离婚。阿布哈里马与后来的妻子玛丽娜一起来到美国,在纽约定居下来。与萨拉马和阿亚德等人相比,阿布哈里马的记录可是不太好。在纽约他以开出租汽车为生,闯红灯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在记程器上做手脚也是常有的事。为此,他的驾照被没收过10多次。

  阿布哈里马丝毫不隐瞒自己极端的宗教热情,并积极投入了当地穆斯林组织为“兄弟的阿富汗穆斯林”进行的募捐活动,并亲自到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交界处的一个军事基地接受军事训练,成绩非常优秀。他在那里结识了拉赫曼教长,教长的两个儿子也在那里受训。后来,他又跑到阿富汗去,与阿富汗的伊斯兰同胞一起从事反苏斗争。他的一位同事至今记得阿布哈里马“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员,曾在阿富汗各地打过仗”。回到纽约后,阿布哈里马经常身穿旧军装,脚登军靴,到处走来走去,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不久,他又成了拉赫曼的私人保镖兼司机。

  联邦调查局立即认定,阿布哈里马很可能就是爆炸案的幕后策划者。爆炸案发生后的3月6日,他携带妻子回埃及探亲,而后又到麦加朝圣。联邦调查局立即把求助信发到了埃及,请求埃及警方协助逮捕这个重大嫌疑犯。由于阿布哈里马本来就是一个令埃及警方头痛的人物,因此埃及警方通力合作,并很快在阿布哈里马的老家将其捕获,然后交给联邦调查局特工带回美国审讯。阿布哈里马表面上强悍,实际上是个软蛋。FBI没费很大的劲儿,就撬开了他的嘴巴。他交代说,还在阿富汗参加圣战的时候,他和同党就酝酿了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计划。这个计划得到了参加圣战的阿拉伯退伍军人的赞同,事先也征求了泽西市的拉赫曼教长的意见。当时约定,从事爆炸活动的人可得到“伊斯兰团体”的资助。这个组织以真主的名义从伊朗商人、流亡欧洲的反政府人士那里募捐,也可以从支持伊斯兰复兴事业的沙特阿拉伯政府和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那里得到援助。审讯表明,来自国外的伊斯兰教复兴势力策划了这次爆炸。联邦调查局认为,起码还有两个人应该列入侦查范围:一名是27岁的比莱·阿凯西,他怂恿和支持爆炸;另一名是兰吉·优索福,有人看到过他与萨拉马一起出现在仓库里,而且阿亚德身边有一张他的信用卡。但这两人被捕后,只有阿凯西承认与爆炸有关,优索福拒不认罪。

  10月4日,法庭开庭审理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

  为了保证主控官和陪审员的人身安全,联邦调查局采取了特别严密的保密措施。从9月份起,两名主控官就和他们的家人一起移居一处秘密地点,据说有人对他们进行了威胁。负责审理此案的曼哈顿下城法院制定了严密的安全保卫措施。法院内有双层金属探测仪和X光仪器设备,外有层层警卫。12名陪审员和6名候补陪审员都隐去了姓名,仅以号码识别。

  法庭上,助理联邦检察官季尔莫·柴尔德斯进行了冗长的发言。他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是发生在美国本土的最具影响力的一起恐怖主义事件,危及了数万人的生命安全。当时有数万人在大楼里从事日常活动。他向法庭出示了一系列证据,指控四个人与本案有关。他们是:阿布哈里马,他与制造炸弹直接有关;阿凯西,他持假护照进入美国,携带了制造炸弹的手册、笔记本和录音带;萨拉马,他租用仓库、汽车,储存制造炸弹的化学品,并运送炸弹;阿亚德,他策划了爆炸阴谋。

  1994年2月23日,临近世界贸易中心爆炸一周年,美国司法机构正式对四名嫌疑犯进行指控。起诉书称他们的行动是“非法的,蓄意的,是明知故犯的,是带有犯罪意图的”。3月4日,陪审团裁定,萨拉马等4人策划、实施爆炸罪名成立。5月24日,四名凶犯被带进法庭做最后陈述,他们都辞退了自己的律师,自己进行申辩。结果,法庭认为,他们的申辩是一派胡言。法庭出示了1000件证物,传唤了200名证人,认定是萨拉马把爆炸物运到了现场,其他人则与策划爆炸阴谋、制造炸弹有关。纽约市地方法院判处这四名凶犯每人240年徒刑,并且不得假释。

  有充分理由可以相信,这240年徒刑只是司法机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说不上是什么惩罚。显而易见,没有一个人能完成这么长时间的刑期。

  至此,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并不能说已经划上圆满的句号,因为本案还有一位关键人物没有出场,那就是移居泽西市的伊斯兰教长拉赫曼。各种证据似乎都能表明,他才是这起爆炸案的真正策划者。但是,联邦调查局却找不到确切的证据来证明。

  拉赫曼原籍埃及,是一个激进的原教旨主义者。从表面上看,拉赫曼并无惊人之处。他是盲人,这一点就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此外,他的最大特征就是永远戴一顶红白相间的帽子。这种打扮保持了几十年。但是,拉赫曼绝不是一个等闲之辈。据说,1981年萨达特总统被刺与他有直接关系,但是,埃及政府对他无可奈何,干脆把他一脚踢出埃及。拉赫曼本人是以旅游签证进入美国的,一直在泽西城的艾尔沙勒姆清真寺活动。

  随着联邦调查局对拉赫曼的监视和调查的不断深入,真正的凶手——中东恐怖分子拉米兹·约瑟夫浮出了水面,而且,其背后还有“恐怖大亨”本·拉登的支持与策划!

  1996年,拉米兹·约瑟夫终于被捉拿归案,并被判处死刑。而对于“恐怖大亨”本·拉登,联邦调查局似乎只能望洋兴叹。殊不料,本·拉登几年后又一次以独特的方式震撼了全世界。

好评
(
2
)
差评
(
0
)
文章
纠错
所属词条:
Copyright 2009-2010, LUCKCOM Co.,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660219 传真:010-5166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