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上的今天 | 精彩文摘 | 历史事件 | 历史人物 | 图说历史 | 节日大全
 当前位置: 非常日报 >> 好文分享>> 正文
 1954年美国间谍案, 周总理是如何处置11名美国间谍的?
http://www.verydaily.com 2021-01-08 非常日报
文章导读】我判决美国间谍是我内政,有我们自己的法律尊严,与联合国何干?!如我告到联合国,是我自己套上圈子。至于敌人大骂,我们才不怕!对危害我国家的外侨,要按我国法律办,一定要判刑

  
被击落的美军间谍机

  两起美国间谍案 震惊美国朝野

  1954年11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军事审判庭开庭审判两起美国间谍案,控诉包括11名美国人在内的22名罪犯。当天,首都各界的数百名群众来到最高人民法院军事审判庭上旁听,罪犯的罪证陈列在一边,手枪、冲锋枪、卡宾枪、收发报机、空取器等赫然在目。

  事件起因为1952年11月29日夜里,一架美国中央情报局C-47型间谍飞机由美国驻汉城的军事基地起飞,沿着朝鲜的东海岸向北飞行,小心地绕过地面高射炮防空火力网,趁着夜色越过鸭绿江,偷偷进入中国领空。他们此行的任务极为机密,就是要用空取器接回以前被他们空投到中国东北的间谍李军英,以便从李那里取得所搜集的情报,并听取间谍活动的情况汇报,进而继续对中国空投更多的特务。

  审判长经综合审理,最后宣判:被告唐奈判处无期徒刑,被告费克图判处有期徒刑20年。中国政府对美国间谍案的公开审判通过广播传向世界,美国人得到消息后朝野震惊。

  美国政府借联合国对中国施压

  11月24日,中国媒体将审判美国间谍的消息发出后,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一个抗议声明,声明说:唐奈和费克图是美国陆军部在日本雇佣的“文职人员”,美国方面一直以为他们在1952年11月从朝鲜飞往日本的一次飞行中死亡了。

  接着,美国国务院指令美国驻日内瓦总领事戈温约见中国驻日内瓦总领事沈平,提出口头抗议。当时,美国政府一直坚持不跟中国直接接触,但为了被拘留的美国人,他们不得不破例约见我领事人员。

  美国国务院的计划是通过联合国这个舞台,把间谍案炒作弄大。他们恬不知耻地把这两起间谍案同朝鲜问题、战俘问题扯到一起,然后联络跟美国立场相同的国家,在联合国大闹,提请联合国大会讨论。

  于是,美国国务院将其抗议照会的副本递交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要求他向其他会员国散发。美国国防部也发表声明,声称被中方判决的11名美国人“符合日内瓦战俘公约所规定的战俘身份”,“扣留他们的做法是显然违反朝鲜停战协定的”。

  针对美国在联合国的炒作,周恩来指示:我判决美国间谍是我内政,有我们自己的法律尊严,与联合国何干?!如我告到联合国,是我自己套上圈子。至于敌人大骂,我们才不怕!对危害我国家的外侨,要按我国法律办,一定要判刑,对其中表现好的,可另行对待。

  从12月2日开始,美国同其他15个“联合国军”成员国多次商谈,两天后,美国代表正式提出议案,要求联合国“采取决定性行动使十一名官兵和所有其他仍被拘留的联合国军被俘人员获得释放”。

  在美国的操纵下,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对美国的提案进行了表决,以47票赞成,5票反对,7票弃权通过了美国的提案。接下来,美国就借此让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出面“斡旋”。


美国务卿杜勒斯

  联合国秘书长连发三封电报

  就在联合国大会通过美国提案后的当天下午,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连发三封电报给周恩来总理,表示了他急切想来中国跟周恩来总理会晤的愿望。

  周恩来看过哈马舍尔德的电报后,口述了一份指示给乔冠华,要他起草一个回电,阐明中方在美国间谍问题上的立场。在电报中要指出:美国间谍案是中国的内政问题,我们奇怪联合国为什么不谴责美国违反联合国宪章派遣特务间谍到中国做坏事,反而帮助美国索回它的间谍?! 联合国这样做使联合国的权威地位更加丧失殆尽。

  为了澄清间谍案的真相,周恩来强调,要把事件再叙述一遍,并且把其他许多美国间谍对我国进行的破坏活动也列上去。

  周恩来同时指出,美国间谍案与战俘问题无关,不能因为空投下来的是穿联合国军军服的特务,就把间谍案与战俘混淆。几年来我们多次发现美国飞机侵犯我国领空,难道任何一架飞机都跟联合国有关? 如果你作为主持和平正义的联合国秘书长,你一定能了解我们的愤慨的正义性和理直气壮,你一定不会认为此时来中国和我们谈判此事是适当的。如果你另外表示愿来访问中国,那么我们表示欢迎。

  周恩来让乔冠华根据上述意思拟一个电报稿,乔冠华起草好电报稿后让周恩来看。周恩来看过后,斟酌再三,没有立即发出。当时,周恩来认为,哈马舍尔德要来中国是美国政府的主意,他来的目的自然是按照美国人的授意,替美国人说话。

  12月16日下午,周恩来再次指示乔冠华重新起草两个电报,一个如前面所说的,阐述中国的立场,并要求哈马舍尔德将这份电报转发除国民党集团代表以外的其他各国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代表。另一个电报写三句话:一、收到了你要来中国的电报,我们为了和平,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我们准备在我们的首都接待你,和你谈有关中国的和平问题。二、关于你来电所提的美国间谍案,我们的立场已详见另电。三、你何时来中国?我们表示欢迎。

  中方同意哈马舍尔德访问北京,哈马舍尔德心里踏实下来。美国人也高兴,杜勒斯对联合国的同伙们说,大家可以暂时“保持缄默”,给秘书长一个发挥作用的机会。

  49岁的哈马舍尔德出生于瑞典贵族家庭,在国际事务方面,哈马舍尔德标榜“中立”,表示愿意“充当两大势力间的桥梁”。对于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他原则上表示同意。日内瓦会议之后,他曾说:“亚洲的一部分(共产党中国)在联合国中没有代表,是一种反常现象,这是一个弱点。” 但同时,他又强调,即使恢复中国的席位,也不能给中国在安理会的否决权。


周总理和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

  哈马舍尔德在京斡旋

  1955年1月5日下午,哈马舍尔德一行抵达北京。从第二天下午开始,双方在中南海西花厅进行正式会谈,双方一共举行了四次会谈。会谈当中,周恩来重申了中国在处理美国间谍案问题上的立场,强调中国政府对此案的处理完全是中国的内政,联合国关于这个问题的所谓决议案中国是决不能接受的。

  周恩来指出,双方应该把会谈的重点放在政治问题上,从政治上寻求缓和紧张局势的办法和措施。他同时谈了台湾问题,揭露了美国制造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的图谋,指出联合国在朝鲜问题和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的态度是不公正的。

  哈马舍尔德一边为美国人辩解,一边打着联合国宪章的招牌,拐弯抹角地想把美国间谍案同联合国扯到一起。双方围绕各自的立场你来我往,意见分歧很大,以至于使周恩来在一次会谈时说:“我认为遗憾的是,我们共同的见解竟如此少,不同的意见却比较多。”

  1月11日上午,哈马舍尔德一行乘专机离开北京。

  哈马舍尔德返回美国后,斡旋活动仍没有停止。4月26日,瑞典驻华大使转来哈马舍尔德致周恩来的一封信,仍是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释放在押美国间谍。随信还附了12封美国在华罪犯家属给周恩来的信。这些信实际上是在美国政府的策动下写的。

  中国政府,决定以中国红十字会的名义给他们回信,信中说:收到你们经哈马舍尔德先生转给周恩来总理的信。周恩来总理对于你和你的家庭困难处境深表同情。你们不能到我国来探访你的儿子(丈夫),我们感到很遗憾。但是无论你在什么时候能够前来,中国红十字会总是准备帮助你的。

  当时中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同时也希望通过让这些罪犯家属亲眼看看我人民政府对美国罪犯的教育改造,揭穿美国政府所谓中国政府虐待美国囚犯的谎言,所以,同意家属来华探视。

  美国政府当然不希望这些家属到中国来。当时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曾写信给每个美国间谍家属,不允许他们到中国去。在美国政府的蒙蔽、压力下,一些原本希望来中国探视的家属改变了计划。

  中国政府的策略之举,使美国政府的企图没能实现。那些罪犯家属虽然没能来中国,但是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赞赏。

  中国宣布提前释放11名美国间谍

  几乎是同时,中美两国驻日内瓦的总领事关于此事的谈判一直在进行当中,美国方面竭尽全力施压想使中方释放在中国的美国间谍罪犯,中方则要求美国不得阻挠中国留学生回国。双方针锋相对,谈判异常艰苦,而由于美国人缺乏诚意,会谈成效甚微。

  在出席亚非会议,周恩来抵达万隆的同时,中方释放了4名因从事间谍活动被捕获的美国飞行员。

  4月23日,周恩来表示:“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是友好的。中国人民不想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跟美国人坐下来谈判,讨论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特别是缓和台湾地区紧张局势的问题。”

  当时中美高度敌对的状态下,周恩来这个出人意料的声明,表明了中国政府寻求和平的愿望和诚意,在国际上引起了反响。美国国务卿杜勒斯随后也表示,中美坐下来谈判是有可能的。

  7月13日,新任英国驻华代办欧念儒来到外交部,向周恩来总理兼外长递交委任书。欧念儒转达美国政府致周恩来的口信:

  你们和我们在日内瓦的领事代表们曾经在过去一年中对于愿意回到他们各自国家去的平民的遣返问题有过间断的会谈。结果对我们来说是令人失望的。有人建议,如果这些会谈是在更有权力的一级上进行的话,则将有助于这个问题的解决,这也将有利于进一步地讨论和解决我们双方之间目前有所争执的某些其他实际问题。如果你对此赞同的话,我们将指定一个大使级的代表在上述基础上同你们相当级别的代表于相互同意的日期在日内瓦会晤。

  7月15日,周恩来召见欧念儒,对美国的建议给予答复,通过英国政府转达给美国政府的口信:

  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对于美国在华侨民的情况,曾经向你们作了适时的和具体的通知。但是,关于中国在美国的侨民,特别是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我们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和适当的回答。因此,一年来中美双方在日内瓦会谈的结果,对我们来说是更不能满意的。我们认为你们来函中所述及的建议是有用的,即中美在日内瓦的会谈在更有权力的一级进行,以便有助于双方平民回国问题的解决,并且有利于进一步讨论和解决我们双方之间目前有所争执的某些其他的实际问题。我们将按照这个建议派出大使级的代表同你们的相当级别的代表在日内瓦会晤。

  中美将举行大使级会谈的消息一传出,世界各国媒体十分关注。

  中央对中美大使级会谈很重视,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制定了会谈方案和对策。当时我方是做好了大使级会谈的基础上,进而举行外长级会谈的准备。

  为了争取会谈的主动权,中央决定在会谈开始之前,释放阿诺德等11名美国间谍,但不包括唐奈和费克图。

  7月30日,外交部电告中美首次举行大使级会谈大使,中央决定在中美大使级会谈前,以服刑期间表现较好为理由,由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提前释放阿诺德等11名美国间谍,指示王炳南在第一次跟美方会谈时抢先宣布这一决定。

  当法官宣布释放决定时,这些人开始都不敢相信,过一会儿当他们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时,罪犯们顿时异常激动,有的痛哭流涕,有的连连伸出大拇指,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连声说:“中国伟大,中国伟大。” 还有的赶紧拿出他们的打火机等,硬塞到看守人员的手里,表示感谢。

  当晚10点50分,在8名警员的押解下,他们登上汽车,前往前门火车站。8月4日中午阿诺德等人抵达深圳,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将他们带到罗湖桥头,转交给等候在那里的美国空军中校联络官。

  中国释放11名美国间谍的举动,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好评,其中曾参与斡旋的印度、缅甸等国政府,都对中国政府为缓和远东紧张局势作出的努力表示赞赏。

  7月底王炳南抵达日内瓦。8月1日中美大使级会谈正式举行。无论是中方代表王炳南,还是美国代表约翰逊,都没有想到这一谈就是9年,没达成任何协议。

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词条:
好评
(
0
)
差评
(
0
)
Copyright 2009-2010, LUCKCOM Co.,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660219 传真:010-51662132